把最坏的犯人一一逮捕归来。她从不接受访问,脸上永远是冰冷的哀伤与无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4438全国大成网在线

  把最坏的犯人一一逮捕归来。她从不接受访问,脸上永远是冰冷的哀伤与无语。

  而乔冥威呢?他又变回那个不笑不多话的严谨模样,甚至此从前更沉默了,强壮的身体看起来略显削瘦。他同样把自己埋在公事里,似乎是想把自己累倒。

  见到这样的状况,他们也都快乐不起来。

  「小芸呀!你真的不知道晓闵跟冥威是怎麽了吗?」王娣很忧心地第八百次的问著。

  「我真的不知道,乔冷他们回来那一天,我们还玩得高高兴兴的,怎知道,隔天就这样了。晓闵好像是当天半夜走的。」

  「哎……我是多麽希望他们都能幸福快乐。」

  「妈,冥威自有想法,我们别插手。」乔冥正劝说。

  「是呀,娣娣,儿孙自有儿孙福,在旁边看著吧。」乔禹震也跟著劝她别这麽忧心。孩子的事,他当然难过,但也无可奈何。

  「哎……」王娣不由得哀声叹气。

  门再次被打开,冥皇扶著怀有七个多月身孕的路筱妍走进来。

  「啊——被妍,产检结果如何?」王娣很开心地问。

  二个月之後,她就有孙子抱了,这是第三个,好棒。

  「很好,医生说孩子很健康。」路筱妍微笑地说道。

  「太健康了。」乔冥皇瞥了她一眼,埋怨地叨念著。

  「跟自己的孩子吃什麽醋啊!?」王娣瞪了他一眼骂道。

  「哼。」他哼声连连,用眼神跟爱妻交换著只有她知道的怨对。

  他老婆太疼孩子了,还没出世,就开始冷落他。每天晚上只肯跟他恩爱一次,害他欲念无处发泄,只能冲冷水澡冷却自己。

  路筱妍红著脸委屈的看他,他真的把她累惨了嘛!

  怀孕七个多月已经很辛苦了,他又一直挑逗她的欲望诱她与他一起沉伦。

  一次早就累坏她了。

  乔冥皇什麽都能忍,就是忍不了看老婆受委屈。他拥著她,带她走到沙发坐下来,又吻又道歉的哄著她。

  王娣笑看著这甜蜜的一对,但想到楼上的冥威,她又心烦了。

  *****

  乔冥威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,看著窗外的黑夜。

  自从晓闵离开之後,他就再也没回过他的房间。那里有太多他承受不了的回忆,有太多他眷恋的味道。

  他伸手揉了下疲累的眉头。

  七天了。他过了七天没有她如同木偶般的悲惨生活。

猜你喜欢

“粥真好喝,嘿嘿!”她俏皮的冲他眨眼笑。

“粥真好喝,嘿嘿!”她俏皮的冲他眨眼笑。任懿轩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用夹着无数钉子的麻绳套住,而后陡然收紧,心头肉被钉出密密麻麻的窟窿。打了一晚上的点滴,她的脸色不再苍白的吓人,

2020-04-15

不是不在意,不是欲擒故纵,只是不记得了

不是不在意,不是欲擒故纵,只是不记得了,只是没意识到,或许也只是没敢往那方面想。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殷时修想要的。“我,我我我……想的什么?”苏小萌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!“那晚你

2020-04-15

前些天,如儿的亲事,两家大致是商谈得差不多了

前些天,如儿的亲事,两家大致是商谈得差不多了。只是两家的孩子,年纪都不大。那一家人,今天也会来,你帮着再瞧一瞧人。粱家那边,你也顺带瞧一瞧。”唐氏略有些失望的叹息几声,那样明显

2020-04-15

男人是一个女人在夫家生活的支撑,唐氏在苏家的日子

男人是一个女人在夫家生活的支撑,唐氏在苏家的日子,这几年也只有面的浮光,也幸亏苏家老夫人一直相信支持她。是这样的情况,也免不了私下里的那些传言与不屑,唐氏在苏家内里日子过得并不

2020-04-15

在你没拿我哥威胁我之前,我们之间或许还有退路

在你没拿我哥威胁我之前,我们之间或许还有退路。但现在,我对你连半点情感都没没有了。”“你……”严星玮还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在对上她那双坚定的眼睛时,一句讨好的话也说不出口。“

2020-04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