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姐,你就先帮我通报一声,见不见我,乔先生自会有定夺的吧?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4438全国大成网在线

  小姐,你就先帮我通报一声,见不见我,乔先生自会有定夺的吧?」

  「哎哟,就跟你说你没事先预约,乔先生是不会见你的嘛!随便谁来就通报,那乔先生不疯了才怪。」方玲仍不改固执,轻松的就想打发她。

  黄小芸左眉一挑,气愤填膺。真是受够了!她本可以掉头就走,省得受人冤气。可,她不想当个欠钱不还的骗子,老让自己心里有块疙瘩。怕哪一天在报纸分类广告的寻人启示中,被人登报讨债。

  那天一考完试,回到宿舍就被老妈通缉回台中,第二天只得在赶火车前先绕到这,想将钱还给乔冥正就走人的。哪知道,她竟被人当成倒追一族的打发掉。没办法,她只得先赶车回家,下次再来还钱。

  後来,她接到转学考录取通知,兴冲冲回台北办转学,又绕过来想还钱时,又被这柜柏小姐打发掉。

  气死人了!不知道乔冥正那男人的牙齿编号了没?他最好祈祷他有,否则等她见到他,她肯定把他的牙齿打的找不到!

  黄小芸心中气翻了天,可脸上的表情却不怒反笑,瞄了眼柜抬接待胸前的名牌,故作天真的模样懒懒地笑问:「方玲小姐,请问贵银行的意见问卷放在哪里?」

  近年来,由於信用卡市场抢攻,各银行尤其以民营银行为最,曾打出服务优良来取得客源。所以她肯定这小姐嚣张的嘴脸挂不久了。

  果然那接待小姐一听自己的名字被报出,马上吓白了脸,傲慢之气也削弱了不少,警戒的道:「呃——你有什麽事想建议的吗?」

  「没什麽呀!只是哦——咳!」黄小芸圆亮的眼转呀转的就是不看她,两手环胸,吊人胃口的淡淡说道:「我那弱小的自尊受到一点点的打击,想跟贵行的主管聊聊而已嘛!没啥大事啦,别那麽紧张,我看那乔冥正也不会有什麽举动啦!哦——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小姐,呃,有话好说嘛!有什麽我可以为您服务的,我一定会做好的。」

  方玲感到背脊一凉,听这小女孩竟敢直呼乔总的名讳,又瞄到她手中那「不小心」摊开的字条内容,才知自己可能惹到不能惹的人了。

  玩完了。她可不能丢了饭碗呀!不然她下个月的信用卡帐单就要开天窗了。

  「喔——这样呀!」黄小芸自知效果达到了。她决定自己通报,瞄了眼方玲桌上的电话,语气甜甜地笑道:「不然我也不麻烦你了。这电话可以借打一下吗?」

  「呵呵呵,当、当然可以,请用。」她还恭敬的将话筒递给她。

  黄小芸笑得清甜,道了声谢谢,接过话筒,快速播下一串号码。才响了两声,电话就被接起。透过话筒,传来一声沉稳的男性嗓音。

  「喂,乔冥正。」

猜你喜欢

“粥真好喝,嘿嘿!”她俏皮的冲他眨眼笑。

“粥真好喝,嘿嘿!”她俏皮的冲他眨眼笑。任懿轩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用夹着无数钉子的麻绳套住,而后陡然收紧,心头肉被钉出密密麻麻的窟窿。打了一晚上的点滴,她的脸色不再苍白的吓人,

2020-04-15

不是不在意,不是欲擒故纵,只是不记得了

不是不在意,不是欲擒故纵,只是不记得了,只是没意识到,或许也只是没敢往那方面想。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殷时修想要的。“我,我我我……想的什么?”苏小萌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!“那晚你

2020-04-15

前些天,如儿的亲事,两家大致是商谈得差不多了

前些天,如儿的亲事,两家大致是商谈得差不多了。只是两家的孩子,年纪都不大。那一家人,今天也会来,你帮着再瞧一瞧人。粱家那边,你也顺带瞧一瞧。”唐氏略有些失望的叹息几声,那样明显

2020-04-15

男人是一个女人在夫家生活的支撑,唐氏在苏家的日子

男人是一个女人在夫家生活的支撑,唐氏在苏家的日子,这几年也只有面的浮光,也幸亏苏家老夫人一直相信支持她。是这样的情况,也免不了私下里的那些传言与不屑,唐氏在苏家内里日子过得并不

2020-04-15

在你没拿我哥威胁我之前,我们之间或许还有退路

在你没拿我哥威胁我之前,我们之间或许还有退路。但现在,我对你连半点情感都没没有了。”“你……”严星玮还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在对上她那双坚定的眼睛时,一句讨好的话也说不出口。“

2020-04-15